大象彩票

主页 > 队伍建设 >

光明日报光明视野版:让冰雪运动更亲民

 

  光明日报记者?姚晓丹

  随着冬季来临,冰雪运动开始进入一年中最火热的时期。尤其是2022年冬奥会进入“北京时间”之后,这项运动的火热程度与日俱增。北京市西城区初一学生家长冯鑫每年都会带儿子参加冬令营或者去周边地区滑雪,她告诉记者,“前几年刚开始滑雪的时候,周边的人滑雪水平都差不多,滑得专业的人不多。现在的感受完全不同,滑雪似乎成了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专业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国际化”。

  11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发布“全国冰雪运动大众参与状况调查”,数据显示,超过2.7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冰雪运动的魅力在哪里?在发展这项运动的时候,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记者展开了调查。

光明日报光明视野版:让冰雪运动更亲民

  西藏滑雪登山运动员在进行训练。新华社发

  1?“从踏足冰雪开始,就非常开心”

  北京市海淀区三年级女孩茜茜刚刚拿到了花样滑冰的区赛第7名,对于刚刚学习滑冰一年多的她来说,这个成绩相当不错。她学习滑冰的原因很偶然。她的妈妈告诉记者,去年三月,想改善孩子身体状况的他们,开始让孩子试课。“没想到孩子从站到冰上开始就非常喜欢,我们就决定规律地学习滑冰。”

  “从踏足冰雪开始,就非常开心。”记者在采访中不断听到接触冰雪运动的人群这样反馈,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人文北京(人文奥运)研究中心主任冯惠玲对此深以为然。“冰雪运动是和大自然最亲近的。大量的雪上项目在室外,在蓝天白云下、重峦叠嶂之间进行,人与自然融为一体,能够愉悦身心。在运动中,人们能感受到战胜自然的浪漫体验。”

  不仅是北方地区,在终年难见雪花的广州,滑冰滑雪也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广州市番禺区三年级男孩小橙已经是第三次参加冬令营,他的妈妈告诉记者,每年他们一家都会和小伙伴一起去亚布力、长白山等地参与滑雪活动。

  “我们每年暑假去帆船夏令营,每年寒假去滑雪。孩子适应得很快,练习几天后就升到了‘star2’的级别,他感到很自豪。我们会坚持下去,发展他的爱好,强壮他的体魄。”小橙妈妈说。

  小橙妈妈告诉记者,由于广州气候条件酷热,他们更愿意去其他北方地区参与冰雪活动。“我想,这项运动是专业化很强的运动,我们愿意去更专业的地区参与。”

  冯鑫则从孩子身上看到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他们的喜悦是难以言表的。而且这是一项很有感染力的活动,孩子从平行道一路滑到高级道,战胜自我的过程很有意义。”

  女孩茜茜也从总是生病的“林妹妹”变成“一年不生病”的“大力水手”,“春秋两季班里同学总是感冒,孩子都扛下来了,我想,这也是冰雪运动带给孩子的好处”。

光明日报光明视野版:让冰雪运动更亲民

  重庆九龙坡区万象城冰场,小朋友们在体验冰雪运动。孙凯芳摄?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2?“太贵了,需要咬紧牙关”

  然而,在收获快乐的同时,受访者都提到了冰雪运动带给他们的一个负担,这就是费用的高昂。

  北京市朝阳区三年级男孩奇奇连续两年参加冬令营滑雪,每次4~5天,费用6000元左右,奇奇妈妈告诉记者“太贵了”。

  茜茜的妈妈用了一个词“咬紧牙关”。“如果想要规律练习取得一定成绩,需要请高级教练,每节课的费用是600元,一个月至少16000元,这还不算上陆地课的费用。如果参加比赛和考级,还要负担教练的费用,对普通家庭来说,真的很有压力。”

  “既然学了,我希望孩子学有所成。茜茜关注花样滑冰,今年二月的平昌冬奥会,她从头看到尾,当她看到中国女单只有李香凝一个人参加比赛,成绩还不理想之后,露出失望的神色。她说,未来想拿冠军。”茜茜妈妈说。

  而且,在考级的过程中,不是每个城市都有考点,经常需要跑到外地去参加考试。“今年八月份的考试规定说,三级以下和三级以上安排在不同的城市考试,花样滑冰考级有两项(步伐和自由滑),步伐要比自由滑多一个等级。这就意味着我需要不断地跑,自己的食宿、教练费都需要增加。”茜茜妈妈很无奈。

  尽管有一些相对亲民的室内和室外场地,但是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冰雪爱好者并不愿意选择这些场馆。冯鑫告诉记者,“雪不好、人太多”是主要原因,“不能得到放松”“而且室内滑雪场太少了,室外滑雪又只能走出城市,甚至走出国门”。

  茜茜妈妈也同意这样的观点:“在人太多的情况下,容易撞到受伤。滑冰速度太快,如果受伤往往后果比较严重,我们想要去更专业、更安全的场馆学习。”

  “如果有更多的冰场、更多专业的教练就好了。”在采访中,不少家长这样表示。

  3?起步阶段还是靠家长投入

  除了冬令营,很多孩子表示,他们真正接触的冰雪运动知识非常少,这在全国冰雪运动大众参与状况调查中也有所体现。尽管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已达2.7亿人次,但最主要的类别是冰雪观光。冯惠玲告诉记者,冬奥会有100多项比赛项目,但约有三分之一的项目我国没有涉猎。

  当越来越多的人爱好这项运动,当冰雪场越来越“滚烫”,当北京冬奥会的步伐日益临近的时候,有哪些条件需要改善?有哪些措施是需要进一步改进的?

  值得庆幸的是,不少学校的冰雪课程被提上了日程。11月19日,北京市广渠门中学的真冰场投入使用。在北京市东城区,景泰小学、前门小学等10所学校在今年冬季都将拥有真冰场。

  北京101中学周老师告诉记者,从2015年10月开始,他们学校有了第一板冰。除此之外,他们校园还有5个小湖泊,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每年的三个月冰期,他们学校都会在此进行冰上运动的训练,寒假之前还会举办冰上嘉年华等趣味比赛,让同学们爱上冰雪运动。“目前国家很重视这项工作,我们能组织自己的学生每周免费上冰4次,还为他们请了俄罗斯专业教练。每年的区级、市级和全国比赛,我们的学生都能拿奖,得到了冰球类的三个冠军,这是学校的骄傲。”周老师说。

  但是,周老师也提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我校是冰雪运动传统校,因此学生的水平相对较高,可以得到国家的很多支持,但是在一些刚刚起步的学校,想得到国家支持比较困难,起步阶段基本上还是要靠家长投入。”

  “同时,我校取得冰雪运动名次的学生被国外名校纷纷争抢,如果得到市级、全国冠军,北美一些名校会提供各种优惠条件吸引学生过去,这也是我国冰雪运动人才短缺的一个原因。我想,我国的高校和中学是不是也应该对有冰雪特长的孩子择优录取,为他们提供便利。”周老师说。

  ( 2018年11月21日?07版)

(责任编辑:大象彩票)